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科技网

[技术] 【转载】一位冶炼电气工程师的老日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 04: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载】一位冶炼电气工程师的老日志
三号高炉不到10天,三次灌渣,最后一次送风管道破裂,导致风机移位。今天接到命令,要求用我们的备用风机给三号高炉送风,开始说可能是下休风料,后来又说要创高产,反正乱七八糟的。
我们赶紧开始恢复备用风机,这个破烂儿是老大(老板的亲大哥)买的便宜货,当时厂家每次试验都以失败告终,油封不好曾经导致10多桶润滑油顺着放散阀飞出,因排气温度超过200℃(这个正常),内部着火、浓烟滚滚。控制系统厂家做的系统根本就不能用(实验室也许可以用)。后来好像是打了官司什么的,反正换了个风机厂家、换了新风机,但据王金忠(设备厂长,那时还活着,后来出事故死了)说这个风机也不怎么样。控制系统当时让我们自己做,我们当时也是图省事,就用了一大半原厂家的柜子,对上面说是为了给公司节约成本,当时试了也可以凑合着用,反正谁知道这个破烂儿玩意儿是否有机会用啊。
但一炉主风机有一次出了故障(好像是轴弯了什么的),备用风机被启用了,那次控制系统的表现还算过得去(就是那些二次表实在是质量太差了,放个屁数就变!),但风机的能力和标称值就差得太远了,满足不了一号炉的需要。当时王金忠、吴国彬和我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最后一致决定把二炉的风通过拨风阀拨过来一部分。谁知道这下可惹了麻烦了,引起了这个破烂儿风机的喘振,控制系统及时的发出保护命令,给高炉放风了,不过我们的人品好,刚出完铁、没灌渣。
破烂儿风机喘振的时候,修理主风机的陕鼓技术人员听到巨大的轰鸣声,马上大吼一声:快跑!,随即转身就跑,在现场的我们的风机、机修人员也跟着转身就跑,现在的机修段长张国章当时还被拌了一跤、连滚带爬的跑了。我在控制室里面也紧张的要命(要不是偶腿瘸,偶也跑了!),刚要按“安全运行”按钮,控制系统自动发出了安全运行命令,虚惊一场!
从那次以后,这个备用风机就被认为是没用的东西,基本的维护也给停了(省事、省钱),谁知道现在又要启用了!当时我们在一炉风机房偷偷的埋怨三炉的人拿那么高的工资,水平怎么那么菜啊,不到10天3次灌渣不说,这次还要搭上我们。
我把仪表段长李大成找来安排打点任务,所有的关键点都要打点。李波负责高压部分,基本无需操心(好同志啊)。等外面的管道搞定后,马上就启动了备用风机,那时点还没打完,三炉像是在催命,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等送风以后,发现涉及风机喘振保护的最重要的排气压力竟然是0,吓得我赶快找来值班的仪表班长,让他马上搞定这个压力变送器(否则三炉那些菜鸟真让风机喘振,自动保护再不起作用、又没有成手在场,就要命了)。
多年的教训告诉我,着急时很可能会出错的,这次就是这样,我电话里说的很清楚是备用风机,也是在备用风机的电脑上给他指的故障点,但这个班长竟然在听到我说的“要最快速度解决”的命令后,飞快的跑出去、随后就把正在给一炉送风的主风机的排气压力变送器给拆了,吴国彬马上就跳起来跑了出去,告诉他们搞错了,我也赶紧告诉他们谁也别动了(因为虽然错了,但主风机的程序中有断线保护,没有停机)。等过了一会儿,我把他们叫进来先口头批判一顿,然后告诉他们怎样小心的先恢复主风机、再修好备用风机。直到次日4:00,才彻底搞定(看了半小时,正常),我回家睡觉去了,但吴国彬还在坚持亲自操作备用风机。我说这个你就让手下干吧,他说他们都没操作过这台备机,只能他和副段长刘建民两个人轮流操作,否则要是三炉再灌渣,我们就要担责任了(这只小笨熊也是好同志)。我说那你就坚持吧,我睡觉去了。
原帖名为 20110711老日记连载
作者 yanli7234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调试备用风机弄到今早4:00才回去,今早7:00就被王贺清(设备厂长)电话叫醒,说马上到三炉风机房,张总给开会……
8月8日第一次到三炉风机房,贠总(可能是王厂听错了,说是张总)给开了一个小现场会,要求1、2炉相关人员一要确保一炉备用风机可靠的对三炉送风,二要仔细分析三炉风机的受损情况和控制系统中是否存在隐患。由设备处长梁伟全面负责。
通过听三炉人员介绍和看WINCC的数据记录,初步可以确定这三次事故和风机房的操作基本没有关系,和风机的控制系统的关系也不是很大。只是防喘曲线画面中的那三条防喘线,感觉有些怪异,当时判断可能防喘试验数据有误、或者曲线画的有问题(吴国彬通过PLC发出安全运行命令时的数据分析得出此结论,因为电脑和PLC的通讯有最大0.25秒的延时,我协助他对某些数据进行折算)。
公司梁处要求彻查控制系统存在的问题,并要求拿出具体方案。因为三炉风机安装时没有我方(三炉)任何人员深度参与,我要求重新打点,得到梁处的同意。岳工认为风机已经运行过几天,没有必要重新打点,但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观点。根据以往的经验教训,重要设备的自控系统,我方必须要监督打点,否则很难放心。如:二炉风机(开始是阎志平负责,他辞职后由我负责),我重新打点的结果:发现近1/3点错位;一炉TRT(岳工负责,在铁厂接手前王立国让我负责检验控制系统部分)重新打点结果:几乎所有的AI、RI都是不准的,这两个项目都及时的进行了补救处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由于三炉人员对打点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不但施工期间没有监理到位,就是梁处定了要打点,也没有执行,8号一天就这样浪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9号,我得到张总授权,可以完全按照我的意思干了,于是开始召集三炉人员打点。打点从模拟量(仪表部分)开始,直到10号早2:00,模拟量部分结束。一个点错位(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错位至少是两个点,但三炉人员可能是怕查出错误就说明他们前期的工作不好,于是隐瞒),一个点线路有问题(断线),其他所有点位都是对的,精度达到我们的要求。定于10号早晨开始重新放线(断线那点)、并开始打点开关量部分。
本次打点印象:到真正开始打点时,才发现三炉没有一个人曾经打过点,仪表工(还有风机房的操作工)连现场传感器/变送器的位置都找不到(我方人员应该在安装期间给施工队帮忙,顺便熟悉现场设备)。三炉的过程校验仪是我见过最先进的,但也可能是太先进了,有些功能也就没人会用了,发不出热电阻信号,我只好让他们用一个电位器来模拟。结果这个电位器竟然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好线(一共只有3根线,就算用脚趾头想,都想不出怎么能用一个多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10号早晨,张总在公司生产处召开了一个小会,就风机恢复工作的组织管理下达了指导性意见,分片包干、各负其责。梁处是总负责,我的任务是负责风机全部电控系统。回到三炉风机房后,我向梁处提出需要李波对高压部分把关,梁处马上给李波打电话落实了。
张总召开专题会时我当众说需要打点,岳工在场,但没反对,会后却找梁处说没必要打点,不知道昨天打点发现的问题该怎么解释(真是个小人,总是背后说小话,也许我们的某些领导就喜欢这个吧,但梁处讨厌这个所以跟我说了,我说不打点,我们不知道系统是否可靠,也可能是可靠的,但也可能就是带着隐患的,所以我负责的系统必须打点)。昨天发现断线的点是增速器温度4,这个点断线的结果就是PLC为了保护增速器而发出停机信号(直接停电机),要是赶上快出铁时,又要灌渣。不知这个岳大人是怎么想的,灌一次渣的直接损失几十万、还要动用大量的人员出大力流大汗,貌似这些都没有岳大人的面子重要。
打开关量点时,岳大人对我抱怨说“安全运行”、“紧急停机”按钮问了几个人都不能确定是否可以按,我告诉他现在风机停着,随便按。看来仪表自动化人员也需要懂点儿工艺了。
下午,冯总又召集了一个现场会,强调质量的重要、风机安全的重要,同时还要尽量的加快进度,承诺重大责任由公司承担,以便大家放开手脚奋力一搏。会上我也做出了保证,在机械部分完成之前做完全部的调试和风机保护试验,绝不因为控制系统耽误进度。
从工作角度考虑,我把打点工作完全交给三炉人员(我也不再监督了,毕竟模拟量全部打点完毕、开关量如果出现问题,怕就运行不了这么多天了),岳工负责开关量部分、李树栋负责模拟量部分的接线检查,这样就算他们自己查出问题,别人也不知道,不用遮遮掩掩,改正了就是。我把工作重点转移到风机试验上。
会后,吴国彬、李波和我开始做风机喘振保护试验和辅助系统故障保护试验,试验取得不错的成果,彻底搞清了陕鼓程序的特性。具体情况后面专门说明。
因为开始就对喘振曲线有所怀疑,所以我首先要求看喘振试验数据记录。这个数据是风机最重要的数据,和风机性能有着直接的关系。但搞笑的事情发生了,找遍了资料室,竟然找不到这份非常重要的记录表。还好,三炉运行段长陈建党说当初留了一份在家里,第二天给拿过来。这说明陈对工作还是很用心的,表扬一下。
试验的一个部分就是要模拟风机启动,这时李波又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情况:风机都停了好几天了,竟然没人通知十一万站给这条高压线路断电(如果三期电气人员没有要求断电,当然谁也不敢断电)。因为是模拟,不能真启动风机,十一万站不断电,就在进线柜分闸吧,谁知道三期电气段长、岳大人(这个应该是主任吧)还不会分闸,最后李波找到了分闸按钮,把闸给分了。这种情况是非常危险的(试验要求电机启动柜正常动作),如果真的启动了风机,后果就不好说了,不知道风机轴瓦不盖盖儿、润滑油站不开时启动风机后果是什么样的。据安装队的人说,发现得早,轴瓦和轴会损坏,稍微晚点儿,就不知道会飞出去什么东西了!
风机的轴振动传感器在拆轴瓦盖的时候被拆下来了,这次要启动风机,必须安装回去,我在18:05把已经坐上班车的李大成叫了下来,除了他谁也装不上。我让李大成吃完饭后先去睡觉,大约在次日2:00左右叫他。大约在11日2:30,我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装这两个轴振动探头,他3:00到现场,不到30分钟装好,同时还耐心的给李树栋、岳大人讲解这个探头该怎么装、力度和间隙及偏置电压是多少等等(虽然大成是个好同志,但估计那两个高人也没学会,不过忽悠住公司领导应该够用了)。
4:50分左右,三号风机的找正、外围管道对接等也都完工,梁处在确认所有方面都达到质量要求并且三座高炉都没有灌渣危险后,下令开机。这时,搞笑的事情又发生了,无论如何都启动不了盘车电机!不管是外面手动、里面自动……过了大约40分钟(正常只需不到1秒),总算是启动了盘车电机,几分钟后,主风机启动,这时大约5:30。
三号高炉的张厂(设备厂长)在这几天中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不但给我们派了需要的人员、工具,还一直坚守在现场(除了我们这里,外面还有风机找正、管道对接等),给我们准备了大量纯净水、面包、火腿肠、给我们买饭,还拿出了自己的名贵茶叶给我们喝,让我们感到了温暖、增添了干劲儿。国义的惯例基本是安排加班有人管、至于是否有饭吃你就自己想办法吧!我们多次碰到检修后,食堂没饭(过点儿了),检修人员饿肚子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机已经正常运行了一整天了,我也越来越放心了。今天孙处通知我陕鼓的人来了,让我到三炉风机房去。
陕鼓来的人是白工,一个年龄较大、戴眼镜的斯文人。联想到二号高炉风机第一次喘振试验时来的也是年龄较大但水平较差的蒋工,偶的心理就先有了成见。握手寒暄过后,我就切入正题,问了白工关于喘振试验的数据、喘振线的意义、每根喘振线应有的保护动作等,白工的回答让我感觉到可能我的成见是错的,白工的技术水平让我比较佩服。
我问完后,白工问我是否满意?我说你的技术水平我满意,但对于你们的程序却不满意。你刚才说的倒是很合理,但你们的程序却不是这么做的!我把我们的模拟试验结果给白工讲述了一遍,白工承认做程序的可能没有认真执行他给定的方针,在和做程序的上海德佐联系后,答应在我们长时间休风的时候修改程序、或者电话指导我们自己修改(这个我就不太赞成了,万一出了问题谁来负责啊!)。
下面就具体的说说三条喘振曲线的意义和应有的保护动作以及现在程序实际的保护动作:
1. 最低一条线:
名称:调节线,工况点高于这条线时,系统自动调节防喘阀降低排气压力。
陕鼓(白工)要求:调节线,一个防喘阀应该开大一定角度,将工况点的排气压力调节到这条线的下边。
实测结果:两个防喘阀全开(两个防喘阀都动作是肯定的,但是否全开可能和试验方法有关)、静叶维持原状、不报警。这是个很大的隐患,还可能造成高炉灌渣,在程序修改之前,操作员要特别注意。
分析:实测结果证实了吴国彬对防喘曲线的怀疑是正确的。两个防喘阀全开,虽然静叶没动,但这就是放风了!可能造成高炉灌渣。所以,程序是有问题的。我修改了一下程序,在工况点达到此线时启动报警器,以提醒操作员注意。
2. 中间一条线:
名称:安全运行线
陕鼓(白工)要求:工况点达到或超过此线,风机马上进入安全运行(两防喘阀全开、静叶关到22%)、同时报警。
实测结果;和陕鼓要求一样。
分析:这次程序是对的。
3. 最高一条线:
名称:停机线
陕鼓(白工)要求:工况点碰到此线就停机。
实测结果:程序没有任何反应。
分析:这条线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碰到的,因为在中间一条线时就进入安全运行状态了,除非:仪表气源低(如果不正常PLC早就直接停机了)、动力油压低(这也会造成PLC直接停机)。就是说碰到这条线停机肯定是对的,但不停机从逻辑上说也不会有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一号高炉主风机突然停机。我喝酒正喝的美,接到电话马上放下酒杯,开车跑回公司(这个不能算酒驾,不用上路),爬上风机房的控制室,看到所有电脑都没有电(这个够不够强大?)。仪表工正在UPS后面接线,我问怎么了?仪表工告诉我说可能是线老了,剪下一段,在重新接。我一看那段电线,说不是这个问题。此时,公司领导陆续来到了(风机停机是大事故)。我不好再追查真正的原因,就给公司领导胡乱分析一通,让仪表工量了这个UPS的进线电压,412V(此UPS是三进单出的10KVA大型UPS),而铭牌上标注的是380~415V,我说可能是刚才电压超标了(应该是380V)。重新送电后,一切正常,启动风机。好不容易把公司领导都给糊弄走了,我马上叫来了管风机的运行段长、班长(操作工也在场),先教训一番,告诉他们自己反省,等着开事故分析会、罚款,但不许声张,否则加10倍罚款。
真正的原因:一个手机充电器短路引起了UPS保护。
这个雷诺士的UPS,三进单出,没有三相不平衡的问题,在UPS内部出现故障的时候可以在2ms内切换到旁路,非常先进。但这次是UPS根本就没出问题,而输出没有了,毫无疑问就是外部短路引起的,我的仪表工发现了那个造成短路的插座,没有声张,偷偷的告诉了我,这就完全证实了我的判断。如果这个事故的真正原因让公司知道,最轻的考核也会是铁厂罚款1万、责任人每人罚款不低于200,所以我没有声张。今天我主持了事故分析会,在铁厂内部进行了处理,运行段长罚款200元,并规定UPS线路上不许接任何现有控制系统以外的用电器,否则一经发现,严肃处理。
教训:重要设备的控制系统一般都有UPS,UPS供电的线路要严格控制,我准备在检修的时候把所有插座拆掉,电脑的电源线剪断,直接接到端子上。其他系统也做类似处理。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故障连连,搞得我是焦头烂额啊,先写三个吧。
1.上午8:00,我开完会,几个月没休过假了准备偷偷的跑出去理发,结果还没走到我的车那里,电话来了:一号高炉的γ角不能自动关闭,偶尔有好的时候。没办法再走回去吧。我相信用了5年多的程序不会心血来潮自己改变的,所以只能是外部器件出了问题。我叫来了仪表工、电工技师,让他们自己解决。好家伙,一直处理到下午15:00才搞定,不得不服啊!幸亏这个故障不耽误生产。故障原因是一个接近开关出了故障,它带动的继电器时不时的振荡,换了接近开关,好了。
2.下午快下班了,我就把手机连上电脑,上网聊天,正和一个西门子方面的大师聊的高兴,突然听到外面声音不对,好像休风的样子。赶紧说声bye,下网。电话也到了:李工,快来二号风机房吧,风机又停了。TNND,还不到10天,这怎么又停了啊!我赶紧换上皮鞋连滚带爬的到了二号风机房,马上过来一个人要搀着我,说地上都是润滑油,上午撒了。那就赶紧吧,爬到控制室,那台能看程序的DELL古董电脑犯了驴脾气,没办法,让手下把我那台工程师站从二炉主控室搬来,同时,在另外一台电脑上分析数据,发现停机的原因是润滑油压力低,三个压力开关三取二,但貌似没有延时。这时我的电脑也到了,我连上PLC,上载程序,一看,就是这样,么有延时。这个应该有3秒的延时。唉、这个破程序啊!我们一个老总坚持换成陕鼓的这个节能程序,其实根本不节能,而且里面隐患重重的。我看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还是先开机吧,重启了风机,撤退走人。
3.刚到了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电话来了:拨风系统数据全部死了,快来看看吧。MD,早几分钟我就不用下楼上楼的了。我又屁滚尿流的回到了风机房、一号风机房,爬上控制室,我看了一眼电脑,感觉是HMI和PLC通讯的问题,我在键盘上ALT-TAB,没反应;CTRL-ESC,没反应;CTRL-ALT-DEL,没反应,我心里问候了他们家的女性一遍,这个破东西还要加密啊。晕死算了。马上用旁边的备用风机的电脑连这个200PLC,这个电脑又5611卡,连不上。突然发现原来那台电脑连200的PPI电缆很烫手,检测后发现这根PPI电缆烧了、200的485口也烧了。额的神啊!马上让手下拿来了EM277,给那个200加上,还是连不上。我让手下检查DP头的接线,发现电脑这边的DP头有一根线掉了。气的我说等着明天罚款吧(其实也不知道该罚谁),这回连上了,重新检查了一遍PLC的485,还是没反应,说明这个口坏了。原来电脑的力拓软件,我不怎么会用,死活都连不上200PLC,无耐,用WINCC重新做了一个简单的画面,测试完毕后,马上投入,一看表,快22:00了,回家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早开完会,我继续去完善那个拨风系统,这个需要做拨风阀动作试验,由于一个电动阀坏了,人工关闭。那些岗位工大汗淋漓的关完阀门,准备试验了。电话来了:二号高炉什么都不动作了,我说你们想办法吧,我要试验拨风阀。挂掉电话,马上试验,成功了,爬起来奔向二号炉,我一看那个PLC(416-2DP),报EXTF,不能RUN,总是STOP。我用MPI连上电脑,搜索不到PLC,我给PLC断电,重新上电,搜索到了,还是不能运行,貌似程序出了问题,不管三七二十一,重新给PLC下载程序,运行,好了。给几个单元重新输入了相应的数据,OK。终于搞定了。我写的慢,实际上挺快的,我到位后也就5分钟吧。

这时我也有空了,开始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是一个仪表工给PLC复位了,我说复位能把程序给复位没了或者错了?他也说不清楚了,只是一个劲儿的说原来这样处理好过布袋系统的故障。我说不可能,我用STEP7/MICROWIN在线检测了一下MPI网,发现最后10个站点检测不到。让他们去查MPI的接头,发现一个接头有松动,重新接了一下,后10个站点连上了。今天我就准备开分析会、罚款。人为故障是不能放过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一直在焦头烂额中度过,几乎天天有故障/事故,开分析会、罚款、口头训诫(就是把他们臭骂一顿),还有调节一些纠纷。刚想喘口气,这不,又来事了。干脆把仪表班长写的事故过程改编一下敲上来吧,我也懒得分析了。

2011-07-19,11:24,二号高炉称量叫修:西焦(焦炭)秤斗无开到位信号,郝班长(仪表)和一个岗位工赶到现场,首先判断是秤斗门没开到位还是接近开关坏了,结果发现秤斗门开到位了,而接近开关也是好的(指示灯正常)。对讲机联系主控室,还说无限位,郝班长马上检查仪表箱内的继电器,发现继电器没动作,叫小杨(仪表工)拿来继电器,换上后还是不动作。再检查接近开关,这个是直流三线的,没问题,确定是线路问题(这时正在下雨),开始查线,额的神啊,线路太多、太复杂了,干脆放一根临时线吧。临时线接好后,故障消失,搞定了。
要是到此为止,我就可以喘口气了,但老天爷貌似不想叫我如意。20分钟后,称量又叫修:东矿中间斗门打不开,电工、岗位工已经去了槽下液压站,让仪表配合一下。郝班长马上赶到槽下液压站,电工吕班长也在,说手动有(我怀疑是手动直接控制电磁阀)、自动没有。这时,中间斗突然放料了,料车还没到位,直接放到了地坑里面(这个原因我一直没搞清,怀疑是液压工的杰作,但事后没人承认)。岗位工马上组织人员清料,这个可是重体力活。郝班长一看事态严重了,跑回去叫来了仪表段长,和前面的几个人一起分析撒料的原因。突然,电磁阀指示灯亮了,又撒料了(俺的天神啊),郝班长还算反应快,拔掉了电磁阀的线圈,等彻底修好后再插上。郝班长检查仪表柜,发现6根线从端子上脱离了。电工吕班长此时也向电气段长和电气技师汇报了,他们随机也赶到了。电气技师把几根线给蒙上(李波语录:蒙着接上的),除西焦无关动作外,其他恢复,经过再三的确认无误,把电磁阀的线圈插上了。这时电气技师李波也查出了电磁阀线圈的一个二极管烧了(续流二极管),直接拆了;另外发现一个继电器座有问题,换了,到此全部搞定。
说的是挺快的,但整个过程持续了近5个小时。我简单的分析一下原因:
1.几个故障同时出现,续流二极管坏、继电器座坏、6根线从端子上脱离,给故障的分析定位造成了麻烦。
2.这6根线恢复的时间最长,但为什么会从端子上脱离呢?我们这套系统原本没有设计真正的手动(手动也是PLC实现的),后来一个生产副总强令加上真正的手动,结果就增加了一大批线,这6根也在其中。端子是欧式端子,原来只有一根线,但要有真手动,就变成了两根了,也不知道那个岳工(就是前面那个白痴)怎么就选了和原来的硬线不同直径的硬线,一个端子里面放了两根直径不同的硬线,你说怎么可能压的实?那个柜子的位置振动又较大,经过一年多后,线就自己跑出来了。
3.这个是我自己发牢骚,TNND,连公司领导都跑去了,我还蒙在鼓里(17:00我才知道),不是我小瞧他们,虽然我是搞自动化的,但这类柜子我设计的超过1000个,亲自接线的也不少于100个,处理疑难杂症更是我当初的最爱。中间斗是这类上料系统的瓶颈,秤斗门不正常,绝对会造成休风、减风,可以说是救兵如救火。要是我,肯定就直接从PLC连上继电器(后加个临时的),继电器连电磁阀了。那些保护、连锁暂时都甩开,因为PLC里面还有一套软件连锁。而且这个柜子也是我设计的(纯手动部分是那个岳工设计)、程序是我编的,我当然会比别人更知道怎么用最快的速度应急处理。

今天开了分析会,我都不好意思再罚他们了,顶着雨浇了个落汤鸡、被厂长讽刺挖苦、被公司领导追问。对他们的心理惩罚已经够了。采取的补救措施就是今天检查全部的后加的纯手动部分的端子,拧紧。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04: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真是命苦啊,21:50才从高炉上下来。
今天二号高炉的炉长死活拉我去吃饭,推了几次推不掉,只好去吧。谁知道,麻烦就来了。接上他的老婆儿子、又接上了设备厂长,刚到了那家烤羊腿,菜还没点完,电话来了,说二号高炉的槽下配料有些不正常,仪表工来的。我说不正常就去看看,小事别给我打电话。然后我就等着消息。羊排还是要烤上一会儿的,一根烟没抽完,电话来了,还是仪表工,说他整不了(这个可能是唐山话),我说那就给你们段长打电话。我总不能快到嘴的羊排都不吃吧,再说还有好几个人呢。一会儿,厂长来了电话,催我快回去,我说半小时。我等啊等,羊排还没烤好,我手指夹着的烟突然掉地上了,因为我突然想到了问题出在哪里了。我打电话给仪表段长,让他检查所有MPI插头的接线,但不能断线(就是不能把线给抽出来、只紧固螺丝)。他马上就安排了。那个羊排怎么还不上来啊!羊排没来,电话又来了,还是那个仪表工(技术最好的一个):李工,我没法干了.....。我一听,这又是怎么了?仔细一问,原来是打架了。电工和岗位工打起来了,他去劝架,结果被飞来的手电砸到了鼻子上。我说你TNND吃饱了撑的,赶快处理一下鼻子,然后滚回去看插头。羊排终于来了,因为有个孩子,吃的不可能太快,我们每人喝了两瓶啤酒,然后赶快逃走。赶到主控室,我一看工长电脑的高炉操作趋势图,我就说:都搞好了啊。厂长马上说:你一来就好了。我:......。害的我老人家饭都没吃好,好了竟然不告诉我。
我找来了卷秤段长(就是打架的岗位工的段长),问到底怎么回事,他竟然还不知道打架的事,我说你就等着我考核你一顿大餐吧。问了问电工班长,才知道情况:
电工维修4号秤斗,把断路器给拉开了,卷秤的班长没有通知任何人,就给合上了,把电工给电了,今天一直在下雨,很危险。电工一气之下,大打出手了。仪表工想,都是同事,还是去劝劝吧,别说,还真管事,他一出现,人家就都住手了。因为电工砸向卷秤班长的手电把正好命中了他的鼻子,当时就满脸的血,把那两个给吓住了。明天我去天津,后天再找它们算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100402204006号|科技网 ( 辽ICP备07501385号-1   

GMT+8, 2019-11-13 08:47

Powered by tech-domain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