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科技网

[技术] 未来新能源冷融核科学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2 02:3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未来新能源冷融核科学论

  核融合研究简介(托克马克)

  文/陈秋荣 

  摘要

  和目前所知的所有能源相比,氘(deuterium)与氚(tritium)核融合产生的能源是最理想的,不仅燃料充足,又不产生温室气体及高放射性核废料,将可大幅地降低环境污染问题。核融合的研究从1950年代就开始了,现在的托克马克(tokamak)磁控实验已可控制核融合反应,以缓慢方式释放能量,只是仍未达到经济效益。现今的托克马克装置都是使用辅助的加热源,其运作时间仍未能维持超过一分钟的脉冲长度,无法在能够自行持续维持核融合反应运作的装置中,进行核融合物理的研究。近年来因人类长期使用石化燃料,导致严重的环境污染及剧烈的天气变化,又加上国际石化燃料价格高涨,佔有超过世界四分之三以上人口的国家(欧盟、日本、美国、俄国、韩国、中国及印度)终于在2005年6月28日达成协议,将投入大量人力与财力合作建设一座「国际热核实验反应炉(International Thermonuclear Experimental Reactor, ITER)」。ITER将成为世界第一个产出能量大于输入能量,且脉冲长度超过十分钟的托克马克核融合装置,为建造真正的核融合反应炉作准备,使人类有可能可以在本世纪内开始使用核融合能源。在此文章我们讨论能源与环境的问题,介绍托克马克装置的物理考量及其科技的进展,并介绍ITER计画的目的及其科学与技术的目标。最后我们讨论政府与科学界需要认真地思考,如何着手进行适当的核融合研究计画。 

  1. 前言  

  核融合反应是恒星(包括太阳)发光发热的能量来源。其能量产生的方式,是将最轻的原子(氢原子)加热成为电浆状态,并进行核融合反应以释放能量。在这核融合反应过程中一部分的氢核子质量转换为能量。利用氢核子的同位素氘(deuterium)与氚(tritium)的核融合是最容易实现的核融合反应。氘和氚核子发生核融合后,两个2万电子伏特能量的原子核结合成一个350万电子伏特能量的氦原子核 (α粒子),并放出一个14.1百万电子伏特能量的中子 (图一)。产生的能量约为原来能量的450倍。一个氘核和一个氚核融合成一个较重的氦核而释放出能量的反应速率是温度的函数,而且在温度为数亿度(比太阳核心温度还高数倍)时反应速率达到最大值 (图二)。然而在这样的高温下,氘和氚的溷合气体成了电浆状态。如何控制电浆温度以实现最佳的核融合反应速率,是相当关键的技术。现在的托克马克(tokamak)实验已可控制核融合反应以缓慢的方式释放能量,只是仍未达到经济效益。电浆为会导电的气体,而且会受到磁力影响,利用非常强的磁场,可以限制极高温度电浆的活动范围,以进行核融合反应。若能开发以磁场控制核融合反应的电厂,则可以满足人类的能源需求,可以说是最终解决了人类对洁淨能源需求的问题。

  图一:氘(deuterium)与氚(tritium)的核融合反应。氘和氚发生核融合后,2个原子核结合成一个3.5百万电子伏特能量的氦原子核 (α粒子),并放出一个14.1百万电子伏特能量的中子。产生的能量为原来能量的450倍。 (此图是由Contemporary Physics Education Project提供。) 

  图二:核融合反应释放出能量的反应率是温度的函数,氘氚核融合反应率是氢原子核融合反应率的1025倍。(此图是由Contemporary Physics Education Project提供。)  

  磁控核融合的研究从1950年代就开始了,理论基础、实验、技术以及工程知识都已逐渐成熟。但现今的托克马克装置主要都是使用辅助的加热源,如中子束入射(neutral beam injection, NBI)、和正离子迴旋共振加热(Ion Cyclotron Resonant Heating, ICRH)、和电子迴旋共振加热(Electron Cyclotron Resonant Heating, ECRH),其脉冲时间短暂大约在几秒到几十秒间;目前仍没有电浆核融合装置能够维持超过一分钟的脉冲长度。但一座具有经济效益的核融合反应器,需在无辅助加热源的情况下,能自行持续维持核融合反应运作。因此,必须利用氘和氚核融合后产生的α粒子(具有3.5百万电子伏特能量)为加热源,与背景热电浆相互作用,以持续维持核融合反应运作。虽然科学家透过由NBI或ICRH所产生的其他高能粒子,能模拟α粒子与背景热电浆相互作用的一部份物理机制,并得到了一些成果。但在能够自行维持核融合的反应器中,α粒子与背景热电浆相互作用的物理机制,仍属未知。因此,全世界的科学家为了在核融合研究上能有所突破,正合作设计一座能自行持续维持核融合反应运作的托克马克反应炉,于是产生了「国际热核实验反应炉(International Thermonuclear Experimental Reactor, ITER)」计画 [1]。 

  ITER计画旨在取得相关科学、技术以及工程知识,以评估开发核融合能源的可行性。经过各国近数十年的合作努力,建设ITER的科学与技术准备逐渐的成熟,工程设计也已渐完成,合作建设ITER的七方(欧盟、日本、美国、俄国、韩国、中国及印度)于2005年6月28日达成协议,选定ITER建设地址。ITER在拉丁语是"道路"的意思。这条开发核融合能源的道路,将建在法国南部的卡达拉舍(Cadarache)。2006年为实际建造ITER的开始。这是科学家为解决能源需求、改善地球环境的一个新的研究阶段。它将成为世界第一个产出能量大于输入能量的核融合装置,为建造真正的核融合反应炉作准备,在本世纪内,人类有可能可以开始使用核融合能源。

  在此文章我们首先讨论能源与环境的问题,然后介绍核融合反应装置及其物理考量,特别是电浆的束缚(plasma confinement),电浆大尺度的不稳定与β值的限制((plasma global stability and beta limit),α粒子及其它高能粒子与磁流体动力波模的相互作用(alpha/energetic particle interaction with Magnetohydrodynamics (MHD) modes)。然后我们介绍ITER计画的主要目的及其科学与技术的目标。最后我们讨论台湾政府与科学界需要认真地思考,如何着手进行适当的核融合研究计画。 

  2. 能源与环境

  二十一世纪中人类所面对的两项最重要课题分别是能源与环境。目前全球百分之九十的能源来自石化燃料如石油、天然气、煤等,不但会产生二氧化碳等污染,还会消耗人类宝贵的资源;但非化学的能源中,水能的使用限制很大,至于太阳能、风能产生的能源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长期使用石化燃料的结果导致严重的环境污染,例如,温室效应、剧烈天气变化、酸雨、河川污染、臭氧层破洞…等。此外,在专家们的研究报告中提出,石油与天然气的储量只能再维持接下来的几十年,于是,寻求另一种充足且无污染的能量来源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一致共识。

  几十年来,人类为解决能源危机,投入大量的人力与财力以寻求新的替代能源。其中太阳能被视作最乾淨且安全的能量来源,然而,直到现在,其能量转换的功率距离实际应用仍有相当大的距离。为解决迫在眉梢的能源问题,核能的使用已经是不可避免的方式,目前已有不少核能发电厂供应着生活所需的电力,但由于它们採用核***的机制,在反应过程中会产生严重污染环境的核废料,也因此引起许多的环保抗争。

  和目前所知的所有能源相比,核融合产生的能源是最理想的,不仅燃料充足,又不产生温室气体及高放射性核废料,将可大幅地降低环境污染问题。如果採用核融合机制的核能发电能成功,将为人类提供取之不尽的能源。

  核融合的燃料(氘和氚)很容易取得;氘可以从海水提炼,每一公升海水中含三十毫克氘。而氚则不存在于天然界中,但可以从锂(lithium)提炼。三十毫克氘经核融合产生的能量相当于三百公升汽油。只需要一公吨的氘和十公吨的锂,就能每年以十亿瓦特的功率发电,等同于火力发电厂燃烧掉两百万公吨的煤炭[2]。比起现在的核***,核融合的优点包括:(1)氘氚来源不虞匮乏:据估计,全球海水中有四十五万亿吨氘,可以提供世界一百亿年的能源,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2)核融合不会产生任何放射性废料,没有废料难解的技术与政治问题。 (3)只要减少电浆密度或氘氚供给,核融合反应可以随时终止,其控制性比现行核***反应器要容易。因此核融合极有可能成为人类能源的最终解决方桉,也是对环境最友善的永续能源。

  目前世界各先进国家都有长期的核融合计划,包括:日本的JT-60计划 [3],欧洲共同体的JET计划 [4],韩国的KSTAR计划 [5],与全球大联盟的ITER计划[1]。ITER是继国际空间站、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等之后另一超大型国际科技合作专桉计划。其意义不亚于人类基因工程计划和国际航空站。儘管一般认为,至少还需要经过50年,才能把热核融合技术商业化,实现成本效益,但参与ITER的国家将在未来十年投资期内取得高科技,对带动其国内高科技的研发和相关产业的提升,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 02: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3. 核融合反应装置的物理考量
  要让核子与核子能够很「靠近」才可能有核融合反应发生。但因核子(氘核子及氚核子)皆带正电,会互相排斥,故必须外加相当的能量以破除库伦电位障壁。因此核融合之研究重点在于将氘核子及氚核子电浆侷限于一与外界隔离的空间,使其相互碰撞。 

  Toroidal Field Coil

  Poloidal Field Coil 

  图三:托克马克磁约束装置中的电浆,磁场和产生磁场的电流线圈;水平方向(toroidal)磁场及垂直方向(poloidal)磁场结合成螺旋形方向的总磁场。(此图是由Princeton Plasma Physics Laboratory提供。)  

  目前有两种方式可望达成热控核融合发电的目标:磁场控制核融合、和雷射核融合。此两种方法都还在实验阶段,但就现阶段的研究结果显示前者的可行性较高。磁场控制核融合以托克马克(tokamak)的磁约束装置较为先进。托克马克为苏联科学家在1950年代初率先提出磁约束的概念,并在1954年建成了第一个「托克马克」装置(—个形如甜甜圈(donut)的环形容器) [图三] [2],以强大的磁场约束电浆粒子的运动。在此装置中,于甜甜圈的环行管外加上电流线圈(toroidal field coil),并通过强大电流以产生水平面 (toroidal)方向的磁场;带电粒子沿着水平面磁场方向做迴旋运动,产生水平面电浆电流,水平面电浆电流进而造成垂直面(poloidal)上之感应磁场;所以总磁场为此两种磁场的叠加,其磁力线以螺旋方式环绕装置内部。电浆粒子会沿磁力线快速地做螺旋式环绕运动,所以电浆就这样被约束在这种环形的容器中[请参考图三]。  

  托克马克中,有几个主要的参数决定了核融合反应的效率,其中一个是β值,β = 2P/ B2 ( P为电浆压力,B2/2为磁场压力,B为磁场强度),它代表在一定磁场强度下可束缚的电浆多寡。电浆粒子的密度越高,将有越多的反应发生;而欲达到越强的磁场,所需外加的电流越大,这也代表了需要供应更多能量。托克马克融合反应器的运作成本随着电浆压力与磁场强度的上升而增加;但由于製造磁场的成本相对上比较昂贵,一般而言,会要求以比较小磁场压力来维持较大的电浆压力。所以β值的大小为核融合反应器的关键指标之一。一般而言,磁控核融合装置的设计希望有较高的β值,也就是在相同磁场下可以束缚较多的粒子,但由于电浆中有许多不稳定性与一些仍未釐清的物理机制,目前托克马克实验装置能得到的β大多在3%以下,而经过计算,一个具有经济效益的反应器其β值需要5 %以上。  

  在托克马克核融合研究裡面,其中最重要的物理议题有 (1) 电浆系统的力平衡与大尺度电浆的稳定性;(2) 高能粒子和大尺度波模之相互作用;(3)小尺度的乱流和相关的电浆迁移(transport);(4) 电浆与反应器内壁之作用。尤其在自我维持运作(self-sustained)之核融合反应器中,高能的α粒子与大尺度磁流体动力波模之相互作用是最关键的课题之一。 

  4. 电浆的束缚 (Plasma Confinement)

  电浆的束缚(confinement),长久以来都是研究核融合最重要的课题之一。束缚的程度可用束缚时间来决定;假如供应的能量其功率(Power)可使系统稳定运作,则电浆总能量W除以能量束缚时间 τE 应该与能量供应的功率相等 (Power = W/τΕ),所以我们可以定义束缚时间为 τΕ = W/Power。最初人们以欧姆加热的机制来加热反应炉中的电浆,然而此加热的效率随温度上升而递减,当温度到达反应温度附近时,此机制不再有效率,后来研究发现,利用离子迴旋加热的机制可提高输入功率至两倍,但却降低了电浆的束缚时间;由于电浆为相当複杂的多体系统,目前的理论和实验进展仍无法找出一套有系统的方法来定量计算,只能由许多实验的经验关係来预估装置参数与束缚时间的趋势。

  为了把电浆加热到能够产生核反应的温度,加热系统提供能量的效率必须能够克服电浆能量的耗散;另外,如果能做到良好的能量保存,核融合反应所产生的高能α粒子将可用来平衡能量的流失,如此一来,融合反应便可以在不需要外部供应能量的状态下持续发生。 

  图四:过去四十年在托克马克电浆实验研究中,所产生电浆功率的进展。(此图是由Princeton Plasma Physics Laboratory提供。) 

  我们可以简单地估算以高能α粒子来维持核融合运作所需要的条件;单位体积中α粒子的产生速率正比于n2 T2 (n为粒子密度,T为正离子温度),而单位体积的电浆能量为3 nT,能量束缚时间为τΕ,所以能量耗散率正比于nT/τΕ。在氘氚核融合反应中,若 α 粒子能量可维持反应的进行,则n2 T2 > 5 × 1021 × nT/τE,所以nTτE > 5 × 1021 (m-3-keV-s),这关係也被称为 ”Modern version of Lawson’s criterion”,它简洁地描述了核融合反应稳定运作的主要条件 [2]。在过去四十年中,研究上有相当大的进展,核融合反应产生的功率为已从0.1瓦特增加到一千万瓦特 (请参考图四),nTτΕ值从2×1017增加到1021 (m-3-s-keV) (请参考图五),电浆温度从0.1 keV上升至40 keV

  ,电浆密度从1012 cm-3增加到

  1014 cm-3

  ,而且能量束缚时间也从数微(百万分之一)秒延长至一秒

  。然而它们并非是同一个实验的结果,而这些进展主要来自于托克马克装置尺寸上的加大。因此, 

  要製造"燃烧"的电浆,nTτΕ值仍需要提升五倍。 

  图五:过去四十年在托克马克电浆实验研究中,所产生电浆的nTτΕ 及反应器中心正离子温度(Τ)的进展。(此图是由Princeton Plasma Physics Laboratory提供。)  

  5. 电浆的大尺度稳定性与β值的限制 (Global Stability and β limit)

  电浆大尺度的不稳定在核融合反应器中是相当重要的问题,这是因为它能使高温电浆受到很大的力量而接触并损坏器壁,是造成核融合反应崩溃的主要因素。磁流体动力学可用来研究电浆大尺度的不稳定,已知有许多磁流体动力波模不稳定性,它包含了撕裂波模(tearing mode),内部和外部的纠结波模(kink mode)以及气球波模(ballooning mode)。这些不稳定性的自由能来自于电浆压力梯度和电流密度梯度,因此,在托克马克装置中,β (β = 2P/ B2)是电浆压力梯度的主要指标;当β超过临界值 βc,磁流体动力学不稳定性可以被激发并能造电浆以及磁场在大尺度上的扰动,其中一些磁流体动力波模的不稳定是造成电浆崩溃的主要原因。大致上,电浆中许多大尺度磁流体动力波模的不稳定性的物理机制已有相当了解,但与电浆粒子运动有关的一些物理机制仍未釐清。目前传统的托克马克实验装置能得到的β值大多在3%以下。但藉由改变电浆截面积的形状及控利电浆电流的分佈,瞬时超过10%的β值被証明是可能的。在英国Culham实验室的低体态比(Low Aspect Ratio)的START装置有β = 40%的世界记录。但是高β值的低体态比托克马克电浆是否可以长时间地维持、磁流体动力学稳定性、以及与电浆中高能量粒子运动有关的一些物理机制仍尚未完全釐清。一个具有经济效益的托克马克核融合反应器其β值需要在5 %以上。从现在己有的研究成果来看,这个目标应是可以达成。 

  6. α及高能粒子与磁流体动力波模的相互作用(Alpha/Energetic Particle Interaction with MHD Modes) 

  高能粒子电浆物理主要是在研究电浆中高能粒子对波模不稳定性的影响以及高能粒子的迁移(transport)。在核融合研究中,这些高能粒子通常来自于电浆加热或是核融合反应下的产物,如氘氚(Deuterium-Tritium)核融合反应。举例来说,中子束入射(NBI)产生带有超过十万电子伏特的高能粒子,正离子迴旋共振加热(ICRH)可产生超过一百万电子伏特能量的高能正离子,而氘氚融合反应可产生3.5百万电子伏特能量的α粒子。在这些高能粒子脱离束缚电浆装置前,是否能将其能量转移到背景的热电浆(一般而言,其温度低于二万电子伏特)是最主要的议题。

  当足够的高能粒子存在于背景的热电浆时,高能粒子能够驱动某些"集体的"波模不稳定。而这些不稳定的波模则能够使大量的高能粒子迁移。解释这些高能粒子集体行为的理论牵涉了波模与粒子之间的複杂相互作用;粒子动力学与磁流体动力学理论通常被结合使用,以用来研究高能粒子物理。科学家们正积极地了解高能粒子所驱动的波模之不稳定性与量测相关的高能粒子迁移。过去二十年以来,这领域的理论与实验间存在着良好的互动,而且导致了许多基本电浆物理的成功应用。

  过去二十年以来,托克马克实验上观察到两种主要的高能粒子所驱动的不稳定"集体"波模:鱼骨波模(fishbone modes)与超环面感应阿尔文波模 (Toroidicity-Induced Alfvén Eigenmode,又简称为TAE)。考虑磁流体动力学纠结波模(internal kink mode)和高能粒子之间的相互共振作用,已发展出可成功地解释鱼骨波模不稳定的理论。以控制托克马克中心电流密度的方法,已能避免不稳定的鱼骨波模。

  1984到1985年TAE的理论发现 [6,7],预测TAE会存在于核融合反应系统装置裡。我们并预测TAE会被高能粒子激发成不稳定状态,也会导致高能粒子离开核融合反应系统装置,并损坏装置的内牆壁面。1990年普林斯顿电浆物理实验室的TFTR 托克马克实验首先证实了TAE的存在及其与高能粒子的相互作用的理论。TAE的理论后来也陆续在其他较大的托克马克(DIII-D[8]、JT-60U和JET)实验中被证实。当TAE强烈地不稳定时,可以造成一半的高能粒子离开托克马克内部,并撞击装置的内壁面。TAE波模对高能粒子之不稳定性影响与NOVA-K(基于粒子动力学与磁流体动力学所发展以研究电浆稳定性之程式码)的计算结果相当一致 [9]。

  因为在核融合反应炉裡TAE会与α粒子相互作用,它对于核融合反应炉的运作效率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任何非预期的α粒子之能量损失都将可能造成电浆的β值降低,反应炉内壁面的严重损害,反应炉操作控制问题,或甚至是无法持续维持核融合的点火条件。因此,研究α粒子迁移与其对TAE波模影响之理论已被美国政府能源部定为2007年度最重要的核融合理论研究题目。另一方面,透过由外界激发适当的磁流体动力波模可以移除不想要的粒子,例如氦原子核灰烬(Helium ash为能量少于五十万电子伏特的α粒子)。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 02: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7. ITER
  ITER是一个国际合作计画,建造第一座能够自行持续核融合反应的托克马克实验装置。在实现核融合能源科技的道路上,它是印证核融合能源科技可行性的下一重要关键步骤。由于现阶段技术的进展以及对核融合物理机制的了解,科学家已有足够的信心能成功地兴建与运转ITER。ITER的技术目标是成功地达到维持核融合反应所必需的输入功率(5千万瓦),以产生5亿瓦的功率 (Q = 产生的功率/输入的功率 = 10)。为了能了解发电厂环境中燃烧电浆的物理机制,核融合反应保持至少500秒或较长时间的运转。因此ITER本身并不发电,其主要目的是演示利用核融合能大规模商业发电的科学与技术可行性。 

  图六:ITER核融合实验装置的示意图,以一个二米的人形来显示其大小。(此图是由Princeton Plasma Physics Laboratory提供。)

  ITER托克马克装置是一个高约十层楼,大半径(major radius)超过6米、小半径(minor radius)也达2米,体积达到837立方米的环形容器 (请参考图六),并由超导电磁线圈环绕产生10 Tesla的磁场强度,以维持电浆的温度于10 - 20 keV,电浆的密度于1014 cm-3。 在体积800多立方米的ITER内,实际上只有几克氘和氚燃料,只是在超高温时电浆才发生核融合。如果发生故障,由于电浆的温度下降,核融合反应便会自动停止,不必担心会失控。除氚具有放射性危险之外,核融合不会产生不可分解的高辐射废料,其少量放射性废料也很快失去放射性。

  要在50年内实现建造具有工业规模的核融合发电站,科学家们还需克服多重困难。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如何改善电浆的约束性能。在超高温下,粒子的碰撞会使粒子横越磁力线,携带能量逃逸。此外,当电浆和磁场的自由能被激发后,会造成磁场的不稳定,造成磁场出现变形、磁场重联、或电浆撞上核融合反应室的内壁。另一重困难是如何在不需要外加的补助加热下,使反应炉自动维持核融合反应,这需要科学与技术进步上的突破。 

  8. 结语 

  核融合的研究从1950年代开始,理论基础与实验技术都已经相当成熟。在磁控核融合研究中,对于输出功率和电浆束缚物理机制的了解已有显着的进展。磁控核融合研究使用了最尖端的科技(包括超导磁铁、先进的电浆侦测技术、最新的电脑模拟技术等)。经过各国过去近50年的合作努力,建设ITER的科学、技术准备以及工程设计都已完成,并得到各国的认可,磁控核融合研究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转捩点。

  在台湾已有一些电浆研究者,其研究包含:太空物理、核融合、实验室电浆、雷射与电浆作用、微波产生、电浆尘、工业电浆应用,低温电浆等。有少数科学家受过核融合电浆科学方面的训练。然而,研究核融合电浆物理相关的理论、实验、侦测,或技术并没有受到政府的重视。但是,在国际上,佔有世界上四分之三人口的国家将共同投资一百三十亿美元兴建ITER,这是核融合研究上的一大进展。此外,位于台湾附近的韩国(人口为我们的两倍,但国民平均所得大约相等)近几年在核融合研究投下了相当多的资源。除了在ITER的兴建有10%的投资,韩国将在2007年完成斥资三亿美元的KSTAR (含超导磁铁的托克马克计画)的兴建。ITER约于2015年兴建完成,而在这之前,KSTAR将是研究核融合反应器中热电浆物理机制的主要装置之一。台湾政府与科学界需要认真地思考如何着手进行适当的核融合研究计画。而参与电浆现象侦测实验、理论和模拟等的国际合作研究,将是台湾科学界朝向核融合计画的一条快捷道路。

  感谢:作者感谢国立成功大学物理系的蔡宗华同学帮助翻译一部份的英文藁成中文。作者也感谢国家太空中心的刘代谕博士及国立东华大学的林留玉仁教授阅读此文,且提供改善此文的宝贵建议。 

  参考文献

  [1] http://www.iter.org/index.htm

  [2] J. G. Cordey, R. J. Goldston and R. R. Parker, Phys. Today 22 (1992)

  [3] http://www-jt60.naka.jaea.go.jp/HOME.html

  [4] http://www.jet.efda.org/ ; J. Wesson, The Science of JET (2000)

  [5] http://www.knfp.net/english/

  [6] C. Z.Cheng and M. S. Chance, Phys. Fluids 29, 3695 (1986) 

  [7] C. Z. Cheng, L. Chen, M. S. Chance, Ann. Phys. (NY) 161, 21 (1985)

  [8] http://web.gat.com/diii-d/

  [9] C. Z. Cheng, Phys. Reports, 1, 2111 (1992) 

  作者简介:

  陈秋荣博士 现任职于国家太空中心,担任首席科学家。现并为国立成功大学物理系合聘教授,国立清华大学物理系合聘教授,及国立中央大学讲座教授。陈秋荣博士于1975年至2005年任职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电浆物理实验室从事电浆物理、太空科学及计算物理的研究。他并于2004年获得美国物理学会的杰出电浆物理研究奖(Award For Excellence In Plasma Physics Research)。

  Email address: frankcheng@nspo.org,tw


发表于 2015-12-2 06: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不错,顶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100402204006号|科技网 ( 辽ICP备07501385号-1   

GMT+8, 2019-12-8 00:12

Powered by tech-domain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